心里有一片小温柔。

[周叶]看一场雪月风花(END)

迟到的新年祝福,祝今岁平安顺遂


看一场雪月风花


叶修去机场接周泽楷的时候,一眼看到周泽楷戴了一顶浅灰色的毛线帽,硕大的毛线球坠在脑后让这个本就比他小五岁的男人在他心中显得年纪更小了些。

周泽楷的羽绒服塞在随机箱里,身上只穿了一件T恤,外搭一件薄棉质运动衫。还没等人从安全出口出来,周泽楷老远看到叶修手肘撑在出口的栏杆上,周泽楷瞬间觉得出口处的人流量太大,明明近在眼前,却还要那么久才能走到身边。

机场离市内还远,考虑到周泽楷刚从飞机下来,一旦上了出租又要好久不能动弹,两人决定在飞机场外的快餐厅喝杯热饮再走。

其实这是叶修的意思,周泽楷在荣耀之外本就是个性子温和的人,何况好不容易和叶修见面,总是做什么都好的。

周泽楷脱了毛线帽,叶修才发现周泽楷居然打了耳洞,他之前以为广告上周泽楷用的耳夹。

“便是不明白现代女性都什么爱好,首饰广告让男性做代言到底图什么。”叶修揭开纸杯的塑料盖,倒入黄糖。

叶修语毕,周泽楷瞪大眼睛,跟着点头,其实他没太思考这些东西。对于荣耀外的事情,他的限度总是很大。这会儿叶修说什么,他大概都会点头。人沉浸在幸福里的时刻,对于具体内容反而恍惚。

“疼不疼啊?”叶修指耳洞。

周泽楷摇头。

“你怎么想着接的?”

“一套,想要。”周泽楷指手镯、项链、耳环的广告是一套。

周泽楷说得含蓄,叶修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这套金饰是以拼字母为卖点的,打出的噱头是所谓的个性化。周泽楷在商业街的巨幅广告就是他撑在雪白的桌面上,侧对镜头,头发有点乱,像刚起床的慵懒,睫毛看起来很长,手上捧着一个白瓷马克杯,手腕上带着一条穿了ZZK三个字母的手镯,脖子上的项链挂的RY两个字母,左耳的耳环吊着的是XY……

叶修第一次看到差点烟没咬住,这也太大胆了吧……还可以挂账号或者俱乐部的拼音啊,“做他眼中永远的荣耀”,什么广告词,越看越觉得这个擦边球打得让人面红耳赤。

“没关系的。”周泽楷琢磨叶修的表情,不太确定地补充了一句。

叶修当然知道没关系,这广告都出来一个多月了,要有什么事,哪能这么安宁。大部分人当这个脸蛋漂亮的男模特随手挂了几个字母在身上吧,玩荣耀的,多半当做昔年荣耀第一人的梗接受了。毕竟硬往追求不灭的荣耀巅峰上扯也是扯得上关系的。

但怎么想怎么奇怪,要说荣耀巅峰,得过冠军还有霸图、微草、蓝雨,要说个人殊荣,单挂一个叶修,恍恍惚惚有种纪念百年前人物的即视感。

“没挂YX?”周泽楷继续说。

叶修见周泽楷抿着嘴唇,歪着头看他,一时觉得自己是不是把气氛搞得太僵,难得的见面啊。心一软下来,便觉得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周泽楷有些可爱,语气里的不确定显得那句狡辩都特别可爱。


而这种可爱的冲击在两人看电影时,到达了顶峰。

周泽楷扯叶修的袖口原本只是为了让叶修看电影里男女主角正在吃的零食。周泽楷最近沉迷于这个牌子的一种黑白配软心巧克力,和叶修视频时,经常拿着塑料小勺舀着吃,不一会儿桌角一堆空壳。

周泽楷兴高采烈地跟叶修推荐,却只换来叶修一句“所以说你还没长大”。周泽楷不太开心,当场调到打字窗,刷了一句:前辈知道我大不大。

看出来了么,典型的吵不赢,耍流氓。

这会儿,周泽楷指着电影屏幕让叶修看的意思是,你看喜欢吃这款零食的不止他,人家电影里的中年男人都吃!

却不想,周泽楷刚扯完叶修,片子里的两个人吃着零食就亲一块儿去了。

周泽楷还来不及委屈就面临着说不清楚的状况,一时有点呆。

叶修看黑暗里,周泽楷眼睛依然黑白分明,表情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撒娇,再瞥瞥屏幕,自觉什么都懂了。他对周泽楷招招手,让周泽楷低下头,贴过来一点,然后他将周泽楷的运动衫外套的帽子给他套上,按着周泽楷的头,亲了一下周泽楷的嘴唇。

周泽楷一愣,明白叶修大约是误会了,他也不解释,反手将早前拽着叶修袖子的手转成十指交扣,并在叶修退开时,上前一步舔叶修的嘴唇,将一个碰触变成一个浅吻。


叶修一直觉得在电影院里鬼搞的人挺不道德,不想今次自己也不道德了一把,陪自己不道德的还是联盟第一脸,电影院对面的商业楼上就挂着联盟第一脸的巨幅平面广告,上面写着“做他眼中永远的荣耀”。

这么一想,羞耻度和幸福度,都略高。

那场电影后半,他们谁都不知道讲了什么。有的事情一旦开了头,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手指一旦交缠上,就不想分开,变着花样交织在一起。指尖撩拨手心或是手腕亦或是扣住摩擦指缝,总之怎么都跟糊了胶水似地黏在一起。其间还要瞅着空,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亲一下,再一下。每次都很短,有时只能碰到舌尖,然而由于不满足,反而更期待下次的接触,或许下次就能含住。

想要。

身心都叫嚣着不满足,更多。

如此一来,电影播完,放映厅的灯一亮,两人都有些站不起来,一个半小时的挑逗,足够让人腿软。

叶修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红,只能侧过脸去,借着假咳的动作捂了下脸。心下说,一把年纪了脸红一定是因为放映厅暖气开太大。

出放映厅一路到电影院门口,两人反而没有说话,没有牵手,但是手靠得很近,时不时可以摩擦到。

叶修突然听到周泽楷说:“啊,下雪了。”

叶修想起来S市很少下这样大的雪,于是他笑眯眯地看周泽楷仰起头,轻呼一声后连眼瞳都放大的样子。有些尴尬的气氛在这个瞬间变得温和、柔软、莹白。

叶修拿出雨伞撑开,挡在两人头上。周泽楷伸手接了几片雪,甚至在路边车身上团了一个小雪团,他拿雪团贴了贴自己的脸颊,再开心地去贴叶修的鼻尖。

等跟这场雪有了足够的亲密接触后,周泽楷主动接过雨伞,指尖红扑扑的,叶修用捂暖和的手去围住周泽楷露在袖子外的指尖。周泽楷就把伞再压低一点。


周泽楷把伞压很低,两人的脸完全被挡在伞下,伞下是个没有风雪的世界。眼睛里却有雪花,仿佛随时能化出一个晶莹的星球。一个彼此眼中闪耀的世界。

靠近是不由自主的,不需要言语,甚至不需要眼神,只是彼此安静地凝视,就会想要接吻,那么地情不自禁。

在远处新年的烟火声中,在一柄雨伞营造的安宁世界里,他们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深吻。卷住彼此的舌头,互相吸吮,舌尖触碰上颚,引来彼此身体的轻颤,不去管路人是否猜测这柄伞下发生了什么,而对面大楼的广告牌上,另一个荷尔蒙全开的周泽楷,撑在桌上,俯头看他们在伞下交换一个不能更甜蜜绵长的深吻。


接吻中,叶修感受自己手腕上被套上一个金属手环,他明白这个手镯上一定穿着ZZK三个字母,就好像近在咫尺的那只好看的耳廓上挂着YX两个字母。

周泽楷在烟火一明一暗中睁开眼睛,睫毛随着呼吸扑闪,他用几乎贴着叶修嘴唇的距离说:“想要锁住前辈。”周泽楷歪过头又亲了一下叶修,不可抑制地,“做我眼中永远的荣耀,好吗。”

回应他的是,他的恋人伸手揽着他的脖子,将唇齿间的距离再次消灭为零。


新年里,看第一场雪月风花,许下一个浪漫的誓言,愿一生是一场现代都市童话,永不后悔。


(END)

评论(19)
热度(532)
© 機械之心 | Powered by LOFTER